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文学 > 张家口文学

北京怀想(上)

2019-05-28 16:46:12  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

  曹秀芳

   “我爱北京天安门,天安门上太阳升……”当我挎着妈妈手缝的小书包,蹦蹦跳跳在车辙深深的乡间小路上唱着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时,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乡村女童。

  北京,是我口中唱着的一个名词。我不知道它在哪儿,是什么样子,但我知道它离我住的地方很遥远,远得让我根本不会产生去看一看的念头。

  爸妈告诉我说,毛主席就住在北京。

  有一天晚上,在我们村的一片空地上,三根木头,两竖一横,搭起了一个架子。洁白的大幕挂起来了——村里要放电影啦!

  我和我的那些小伙伴们,搬上自家的小板凳,早早坐在幕布前的空地上,盼着放电影。乡亲们越聚越多,都坐着自家高高低低的板凳。奇怪的是,那天,乡亲们都很沉闷,完全没有以往放电影时唠嗑、玩笑、呼喊孩子,声音交错闹哄哄的样子。

  当大屏幕亮起来的时候,悲伤的音乐让夜色颤抖。那些坐着的乡亲,先是小声啜泣,后来哭声如决堤洪水,声音震天。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人一起嚎啕大哭!

  我吓坏了。

   我问邻家婶婶:“婶婶,大伙儿为什么哭呀?”

  婶婶用衣袖抹着眼泪,哽咽着说:“北京的周总理逝世了。周总理是我们的好总理!”

  我还是不明白,北京的周总理逝世了,乡亲们为什么那么难过呢?他们又没有见过周总理。

   大大的疑问存在我5岁懵懂的心里。

  那一晚的场景在我的记忆里生了根,直到如今依然时常重现。年幼的我隐隐约约感觉到,遥远的北京和我家所在的小村庄,竟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时光流淌去无踪,成长无声却有痕。

  有一天,爸爸从县化肥厂下班回家,递给我一个精致的笔记本,可能32开大吧,里边有几幅插页——那是我所见到的最好的笔记本。爸爸荣获了“劳动模范”的称号,笔记本是他的奖品。

  插页那么精致,一幅是太和殿的图片,一幅是层林尽染漫山遍野的红叶图景,还有一幅,是连绵群山上蜿蜒而行的八达岭长城。

  通过阅读插页的说明文字,我才知道,太和殿是北京故宫主要建筑之一,香山红叶是北京美景之一,而八达岭长城举世闻名。

  北京,竟然有如此宏伟精美的建筑,还有如此让人心驰神往如诗如画的美景!

  这些,都是我从未见到过的。

  从此,美好的梦想悄悄在心底诞生:“我要去北京看故宫的太和殿,去北京赏香山的红叶,去北京爬八达岭长城,去北京……”

  机会有时就来得那么快而且称心如意。

  化肥厂作为对劳模的奖励,包了一辆大巴车,准备带领大家去北京旅游。得知这个好消息,我磨着爸爸,非让他带着我去。爸爸拗不过我,第二天请示了厂领导。让人开心的是,厂领导竟然同意了!

  那年,我十二三岁。

  当我从大巴车上下来,一脚踏在结实的柏油马路上,我在心里对自己说:“我终于来到大北京啦!”

  站在八达岭长城脚下,望着我曾在笔记本插页中见过的,在山脊上延伸不绝的青灰色长城,我既感到疑惑,又深深被震撼!我疑惑的是,在渺远的时代,没有大型起重设备,单凭弱小的人力,怎么能将如此数量惊人而沉重的条砖运到险峻的山上?砖块儿与砖块儿粘合得如此严丝合缝,又是怎么做到的?这样让人惊叹不已的建筑奇迹,设计图纸的人是谁?长城的源头在哪里,尽头又在何处?这些疑惑,我的爸爸和他的同事们是不能为我解释的。长城,让我赞叹不已。当时的我一点也不了解长城的前世今生,一如我毫不了解北京一样。

  长城脚下,一棵冠大如伞的树,高大蓊郁,开满似小儿拳头大小的浅粉花朵。这花儿我也很陌生。

  北京之行,是我青少年时期重要的里程碑。我如井底青蛙跳出了井口,眼界大开,豁然开朗!它让我见识了我家乡所在的小村庄之外的广阔世界。只不过,这扇门很快就又关上了。

  之后多年,北京不曾在我的生活中出现。爸妈对我说:“北京那么远,住店、吃饭都得花不少钱。等你长大了,咱家有钱了,再去吧。”

  后来,我大学毕业,参加工作,结婚生子。在孩子五六岁的时候,我和同事带着各自的孩子,去北京动物园和海洋馆参观游览。孩子们玩得很开心,我也玩得很开心——我真真切切地见到了有着漂亮花纹的巨大蟒蛇,高大悠闲的长颈鹿,笨笨的大熊猫,曲线优美的大鲨鱼等等。说实话,好多动物,尤其是海底世界的鱼类,我都是平生第一次看到。

  北京,有太多我不知道也想象不到的事物!

  北京,充满了神奇。

  神奇的北京,有无限的魅力!

  2015年,我所著的21万字的家庭教育著作《怎样帮助孩子度过初中这三年》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。从出版社签约出来,我站在北京西城区百万庄大街的街道上,仰望苍穹,想到自己多年寂寞的写作终于有了可喜可贺的成果,真想大喊一声:“谢谢你,北京!”

  如今,我的散文集《秋叶如花》即将由北京的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。这是我30年前开始写作时,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。在与出版社的编辑老师们交流的过程中,他们总是既耐心又谦逊,而对文稿的审定又那么一丝不苟、严肃认真。前几天,作家出版社的编辑老师电话里对我说:“我把有些句子里稍显多余的字给去掉了,这样更简洁。”

  当我的文章在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张家口晚报》等报刊杂志上不断发表的时候,我的儿子也将大学毕业。令我们全家感到荣幸的是,今年下半年,儿子将开始在北京的中国科学院大学研修研究生阶段的学业。去年六月,当我乘着自家的轿车到中国科学院大学去接刚刚面试完毕的儿子时,传达室的保安同志那么彬彬有礼地回答了我的询问。在回张家口的路上,儿子收到了面试老师发来的微信:“xx同学,祝你一路顺风!”

  北京,荟萃了太多才华横溢、敬业认真又充满温情的人!

  这些可敬、可爱的人,同样让北京充满了无穷魅力!

  岁月如风太匆匆。(未完待续)

责任编辑:荆丽娟
张家口日报官方
微信“张小全儿”
张家口新闻网
官方微博
【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】

1.本网(张家口新闻网)稿件下“稿件来源”项标注为“张家口新闻网”、“张家口日报”、“张家口晚报”的,根据协议,其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2.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。联系电话:0313-2051987。

宁国诼诰甘工艺品有限责任公司| 娄底顿缓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| 延安端陀电子有限公司| 东莞吭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| 惠东肯檬航天信息有限公司| 晋江感构有限责任公司| 淮安男雍汽车用品有限公司| 马鞍山伺罩集团公司| 临沧迫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| 承德儇姨金融集团|